公司新聞

當前位置>> 首頁 >> 公司新聞

屈新家走遍全國看魚病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發布者: 黃江   發布時間:2007-1-19      
    如果是在江南水鄉,出現一個魚病醫生并不稀奇。而在干旱并不養魚的山西省臨猗縣,卻蹦出一個走男闖北的魚病大夫,令人感到新鮮。5月下旬,當筆者慕名來到臨猗縣黃河魚病研究所采訪時,他心急火撩的說,前幾天剛從云南、山東回來,現在湖北又鬧魚病,非讓今天晚上就趕過去。為了解他技術到底怎么樣?筆者決定隨同他一起去看一看。  
    5月26日晚上,在三門峽開往漢口的火車上,筆者對屈新家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。他祖藉山東菏澤,父輩時逃荒來到山西省臨猗縣廟上鄉新城堡村,高中畢業后曾在鄉獸醫站工作過一段時間,上世紀八十年代改革開放后來到京、津、冀一帶,為一個獸藥廠推銷水產藥品。正是他這一點工作經歷,奠定了他以后攻克魚病的基礎。從1988年到1997年十年間,他一年365天無論刮風下雨,風吹日曬,都奔波在天津薊縣、河北唐海、北京通縣、密云一帶,專為魚兒診病。由于他會化驗水質,解剖魚體,檢查蟲害,很快就對各種魚病防治得心應手。他在這一帶小有名氣之后,1996年曾在天津薊縣一帶大面積承包魚病防治,為當地魚民創造了豐厚的經濟效益。北京水產研究所、天津薊縣畜牧局、北京商貿集團等高薪聘請他為水產防病治病專家。然而,屈新家卻認為自己雖然有了技術,但是在魚藥方面還很傳統,一些高科技產品趕不上去,對有些魚病干急沒有辦法。于是在家鄉領導的邀請下,1998年,他毅然回到家鄉臨猗縣城,辦起了臨猗縣黃河魚病研究所,進行魚藥的開發和研究。7年來,已有很多藥品在全國打響。  
    那屈新家到底怎樣為魚來診病?6月1日,在漢口市漢川區的刁叉湖村,一個30多畝水面的魚塘旁,主人介紹說,這兩天魚時常浮頭,每天都死魚三十多條,已經都潑灑好多藥了不管事。看到這個情況,屈新家沒有急于表態,而是首先化驗水質,看氨氮是否偏高,酸堿度怎樣,隨后又解剖了5條各品種魚,把鰓部和腸部取標本用高倍顯微鏡仔細觀察,很快發現這個魚塘中已滋生了大量的車輪蟲,造成了由寄生蟲引起的爛鰓病。在旁邊的另一處魚塘里,漁民反映說他家魚已經兩天不吃食了,真是急人啊!屈新家對魚體解剖后發現,這個魚塘是因為喂了不合格的飼料,造成了肝膽的破壞和腸道發炎。在連續跑了五六個魚塘后,情況都基本相似。根據診斷他果斷開出處方:一方面潑灑車輪滅殺蟲,另一方面用腸炎爛鰓靈和五子保肝靈加在飼料中內服。他向漁民承諾:保證在五六天內魚病好轉,如病情得不到扭轉,他承擔一切責任。  
    武漢被稱為全國三大火爐之一,中午,火辣辣的太陽烤得大地發燙,魚塘邊氣溫高達37℃。從5月30日到6月2日,屈新家已連續在魚塘邊跑了四天,每天都工作十二個多小時,雖然這樣,他還是跑不過來,為了能夠提高效益,他決定把漁民集合起來進行講課。6月3日,在湖北孝感的朱湖村,一清早就來了50多位漁民,屈新家就水質改良、殺蟲殺菌和當前的草魚三病防治講解了一個多小時。一位漁民感動的說:“我們養魚幾十年了,從來沒有見過科技人員帶著顯微鏡下鄉,象老屈這樣的魚病醫生我們心服。”  
    在和屈新家相隨的五天里,筆者看到,他人雖在武漢,但心在全國的魚病防治。他的手機從早上到晚上12點前,都不停地接到咨詢電話,哈爾濱、遼寧營口、河北唐海、寧夏、西安、廣州、福建、江蘇,不時有漁民打來電話,詢問魚病怎樣防治。記者了解到:他每天的電話費長途加漫游高達二百多元。通話時間累計兩個多小時。他說,長途電話費雖然很貴,但比起漁民的損失,是個很小的數目,只要一個電話能解決魚病問題,打再多的電話也值得。  
    因為時間關系,筆者提前回到了山西,而屈新家仍然巡回在荊州、洪湖、仙桃、公安、荊門等地,每天從早到晚為漁民講課和看病。6月6日,筆者在和他通電話后得知,6月份,他還將應邀到天津、云南、遼寧、福建一帶為魚兒診病。筆者了解到,除非冬天來臨魚兒休眠之后,他才能隨著季節休息一段時間。
上一條: 臨猗:“魚大夫”屈新家成為中國社會科學院的座上客
下一條: 魚大夫屈新家

版權所有:山西乾泰動物藥業有限公司   4000-778-062 地址:山西省運城市臨猗縣嵋陽鎮
晉ICP備12008985號     技術支持:龍采科技山西網站建設山西百度推廣

篮彩大势